曾士昕:瑞士钟表的现况

导读:为了求新求变,各种造型奇异,功能独特的怪咖表时有所见,但这些手表从结构到长相都很奇怪,不但价格高不可攀,连维修都要送回原厂,过了保期费用又是天价。我有一位香港朋友...

  上个世纪70年代日本的石英革命改变了钟表产业生态,当年超过一半的制表业受影响。好在1983年每只40美元(约台币1,195元)的Swatch石英表问世,前后做了数亿只,制表师也重回工作岗位,挽救了瑞士钟表。

  80年代后期机械表复兴,推出了更复杂的表款。同时陀飞轮大行其道,各品牌更是倾全力展现制表工艺,在2000年前后达到了巅峰。以去年为例,瑞士表的出口值为瑞郎160亿(约台币5,160亿元),又创了新高,可是从长期观察瑞士钟表的角度来看,却也有许多值得省思与改善的空间。

  瑞士表的出口亚洲占了一半,亚洲又以中国人市场为主。大陆的快速崛起让瑞士钟表摆脱了金融风暴的阴霾,持续扩厂,增加产能,却也因此出现了质量不佳、售后服务的争议与售价过高等问题。

钟表品牌
 

  我朋友委托维修的一只陀飞轮腕表,能量显示盘无法运作,2011年10月送到瑞士报价,半年音讯全无。联络品牌多次,得到的答覆都是瑞士尚未报价,后来表厂自知理亏,维修免费,但至今快两年了,尚未完成。

  我也曾经送修一只三问报时表,从报价到完成要8个月,这算是目前比较正常的时程。事实上,8个月还是太久了,3个月才可接受。复杂功能腕表结构当然复杂,维修耗时大家皆知,既然做得出来,维修也要搞得定才行。瑞士表厂必须建立一套完善的售后服务机制,譬如要库存一定比例的零组件,扩充维修能量,也要不断培育新血,避免专业人才断层,才能应付即将面临的维修难题。但瑞士人并没有做得很好,才会一再延宕维修时程。

  为了求新求变,各种造型奇异,功能独特的怪咖表时有所见,但这些手表从结构到长相都很奇怪,不但价格高不可攀,连维修都要送回原厂,过了保期费用又是天价。我有一位香港朋友在拍卖行标购独立制表师品牌腕表,它是一只造型特别的万年历表,但日期弹跳不顺,经询问维修费竟要价3万瑞郎(约台币97万元),只好先供着欣赏了。

  手表只涨不跌是不争的事实,表价过高对瑞士表业长远来说也没甚么好处。近一年来我周遭的朋友大都不想玩了,因为手表太贵,造成「有钱买不到表,没钱买不起表」的消费失衡现象。

  我们不希望只为了创新与提升产能,让钟表走味变质,不但玩过头还会玩死自己。钟表基本上还是有设计的逻辑与法则,经典复古与合理价位才能长长久久,永续经营。

 

华尚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Jonathan Anderson成为Loewe新任创意总监 下一篇:卡地亚珠宝系列彰显独特而醉人的法式魅力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